章节目录

    距离又近,孟千凝修为又比楚青眉高太多,所以楚青眉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两道白光瞬间就向着楚青眉的面门落下。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高亢的兽吼,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虚影突然从楚青眉身前闪现出来。

    那是一条巨大的鼍龙,长颚短尾,双目鼓起,四爪踏在海面上,背上的鳞片犹如盔甲,口中吞吐着云气。

    它站在云海之间,不停地翻波五浪,吞云吐雾。

    孟千凝几乎都愣住了,她直直地看着这条鼍龙的虚影,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鼍龙的虚影从楚青眉身前闪现出来,一下子就挡住了两条白光。

    它一张嘴就将两颗上品玄晶咬住,开始咔吧咔吧地咀嚼起来,很快就抬起头咽了下去。

    吃了两颗上品玄晶,它丑陋而凶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一双眼睛盯着孟千凝看了两眼,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笑声,和无数云雾和海水组成的背景一起消失了。

    孟千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阴沉着脸坐在座位上,声音中带着愤怒:“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

    不过,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想明白了其中的情况:“原来,连这个他都给了楚离月?这可是……真是……”

    孟千凝咬着牙,嘴角抽抽着,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看起来,楚离月还真是能讨好他呀!什么好东西都从他手里哄出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楚青眉才反应过来刚才孟千凝做了什么。

    她脸上的笑容虽然还在,但是一双眼睛却狠狠地看着孟千凝。

    如果不是有家主提前给她的灵器护身,这个时候,她就算不死,脸上也要被砸出两个深坑!就算是能够服用灵药治愈,脸上的疤痕恐怕也很难彻底消除。如果真让孟千凝得逞,这以后她的生活可就毁了大半。

    真是够阴毒的,孟千凝害怕被家主赶出去,不敢杀她,就用这样的办法来害她。

    更何况孟千凝刚才这话,分明是在说家主跟黑虎大人在一起就是为了从黑虎大人这里得到好处,所以才会努力讨好黑虎大人!

    他们以前不知道,可是这段时间偶尔见过那位大人和家主在一起,就是瞎子也能感觉到人家两人之间的情意深厚!哪里是孟千凝揣测的这种龌龊关系!

    楚青眉看向孟千凝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把小刀,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她站起身来冷冷说道:“孟小姐果然嚣张,住在我楚家还要打我楚家的人,而且还公然污蔑我们家主,真是居心叵测,令人齿冷。您这样的人,果然不配做我楚家的客人。”

    楚青眉也不再多说,反正想要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想要知道的也探查得差不多了,没有必要跟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浪费时间了。

    她也不等孟千凝说话,就自己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孟千凝说道:“孟小姐,今天我可没有收到你那两张桌子的赔偿费,明天就要翻倍;同理,食宿费用亦是如此。”

    “后天就要再翻倍。孟小姐财大气粗,一定能够承担得起这样的费用。”楚青眉的声音里带着冷笑,就算是孟千凝这会儿双手奉上玄晶,她都不会接了。

    孟千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让她向一个楚家下人服软?怎么可能!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青眉消失在院门口。

    孟千凝的眉头拧在一起,双目阴冷地望着楚青眉的背影。

    明天翻倍,后天再翻倍?这样下去,她就是有再多的玄晶也不可能支付得起。

    孟千凝坐在原地,拧着眉毛思考起来:楚离月到底想要什么?

    楚离月不可能真的缺她的食宿钱,之前她在楚家住了好几个月,楚离月虽然并不热情,但是一个月总要来一次,询问她住得是否习惯、下人是否尽心、吃饭花用是否充足,总也是一个正常的主人的姿态。

    她突然想要羞辱自己,要么是想给清辉出气。毕竟前一天华歌远说自己害得海音帝君尸骨无存,清辉很是愤怒,却被誓言束缚,不得不继续保护自己的安全。楚离月那么用心讨好他,想要替他出气也是有的。

    要么就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对楚离月表现出来的不屑和倨傲,惹恼了她。她看见自己已经不得清辉认可,之前可能强忍着不曾发出的嫉妒也敢发泄出来了。

    所以,楚离月才会派出一个这样修为不高的女人来羞辱自己。楚离月就是拿准了自己不敢离开楚家,所以才会故意派一个凝珠修者来,而且还将从清辉那里哄来的鼍皮护心牌给了她!

    楚离月绝对是故意羞辱她!这一辈子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孟千凝坐在屋子里,神色越来越冷。

    楚青眉板着脸一路疾行,向着镇国公府中走去。

    路上遇见一些熟人,也没有时间打招呼,只能点点头就擦身而过。

    她从镇国公府的角门走了进去,很快就被一个侍女引到了楚离月的书房之中。

    楚离月穿着一身家常的箭袖袍服,头上的长发很随意的扎成了一个马尾,看起来英姿飒爽。她懒洋洋地靠在书房的高背椅子上,对着躬身行礼的楚青眉抬了抬手:“不必多礼,说说吧,她是什么态度?”

    楚青梅是楚念之和楚青秀联手培养选拔出来的一个楚家女,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观察力比较强,性子机灵,口齿伶俐,楚离月才特意派她去办这件事。

    楚青眉恭恭敬敬地回答:“家主所料不错,孟小姐似乎下定决心要住在咱们楚家,为了不出门去购买东西,甚至愿意接受贵得离谱的价格。”

    看来孟千凝确实十分忌惮华歌远,所以,她躲到镇守山陵墓之中,又从镇守山跟到楚家,实际上一直都是想要让清辉庇护她?

    可是似乎总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楚离月蹙起眉头,想要找出那一丝违和感。

    楚青眉想了想,把刚才孟千凝看见自己身上那件灵器时候的反应,向楚离月描述了一遍。

    嗯?孟千凝认识这个鼍皮护心牌?知道这是清辉的东西?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出现的那种违和感更加强烈了。

    根据清辉的描述,华歌远为了这枚护心牌流泪的时候,孟千凝应该还没出生呢。谁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这又不是什么荣耀光彩的事情,海音帝君、清辉和华歌远都没有理由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而且孟千凝后来到了定海峰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小婴儿,过上五六年等她有了记忆开始懂事的时候,护心牌事件都过了好久了,谁还会专门在她面前提起?

    虽然不排除因为什么巧合,孟千凝知道了这件事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真的不太大。

    楚离月沉吟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吩咐楚青眉:“这个灵器暂时交给你使用,以后每天到她院中算一次账,注意安全。”

    孟千凝昨晚的样子根本就不把楚离月放在眼里,现在却被楚离月家族中身份不高的楚青木每天羞辱,楚离月就不相信她能够一直忍受下去。

    人一旦被挑起了怒火和情绪,理智就会不翼而飞,很多谋划和阴谋可能就会控制不住地露出破绽来。

    楚离月就等着她出手呢,否则怎么会知道孟千凝死活留在这里想干什么?但是又不能让孟千凝就这样在她这里又是吃又是住过得舒舒坦坦的,然后还在背后暗算他们,而且她还给孟千凝足够的时间去从容实施计划!

    楚青眉知道家主打定主意要恶心死这个姓孟的,她现在对孟千凝也是恨之入骨。

    “家主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去做。”每天都去找那个女人恶心死她!

    楚青眉走后,楚离月在书房中坐了很久。

    直到楚家现在的大管事求见,她才将自己脑海中的那些想法压制了下去。

    楚家现在的大管事楚延珏是楚右鼎的侄孙,他这些天已经往楚离月这里跑了好几次了,主要就是向楚离月请示该如何张罗楚右鼎的化珠庆祝大典。

    这种庆祝大典可是前无先例,不得不小心从事,不能出一点篓子。

    要知道,在这片大陆上,化珠修者一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几大世家中的化珠修者根本就不在世人眼中出现。大家能够知道的,也就是隐士宗门中的强者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但是那一天楚右鼎搞出了巨大的声势,在其他几大家族以及神京强者们的眼皮下,成功晋升为化珠修者,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盛事。

    楚家已经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楚辂,楚辂死了,又出来一个比楚辂更天才的火凤楚离月。

    就这还不够,楚家又多了一个化珠强者。

    更重要的是,这不是别人,是楚右鼎!

    楚右鼎在楚家的地位非常重要,可不是一般楚家族老所能比拟的。

    如果没有楚右鼎,单单只是从楚辂到楚辙再到楚辕这中频繁更换家主的波折,就足以让楚家内部秩序混乱,元气大伤。

    而正是因为一直有楚右鼎为首的几个耆老坐镇,楚家不但没有因为频繁更换家主而受到影响,反而更露出了蒸蒸向上的兴盛势头。

    这固然是因为楚家出现了火凤楚离月这样的不世之才,不可否认的是,楚右鼎在整个楚家几乎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现在楚右鼎不但没有寿元结束离开人世,反而化珠成功再次拥有了百余年的生命和更多的可能,这对于其他的世家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以,这次筹备庆祝大典,必须不能出一点毛病,否则那些在背后羡慕嫉妒恨的,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