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看到楚右鼎成为了化珠高手之后,对自己的态度不但没有变得倨傲,反而更加谦恭尊重,楚离月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至少她没有信任错人。

    虽然楚家那两位最神秘的族老山祖和海祖,似乎有什么秘术能够通过某种手段短暂提高自己的战斗力,但是楚家如今已经是众人眼中最出风头的世家,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震慑敌手,难免会被人不断试探。

    就算是能够把这些试探的爪牙砍断,这个过程却一定很是烦人。

    如今楚家有了她和楚右鼎两个化珠高手,已经足以将所有想要做些小动作的人吓得不敢动手了。

    除非有一天,对方有了超出两位化珠高手的实力。

    不过如今的天元帝国中,也只有桓家才可能具备这样的实力。

    可是,桓左哲对于清辉的实力有着比较客观的认识,所以,楚离月相信,不管桓左哲有什么想法,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他暂时不会对楚家动手。

    现在的楚家,总算是有了暂时喘息发展的空间了。

    而且以后有楚右鼎在家中坐镇,楚离月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离开,就不需要太担心楚家的安危了。

    看到楚右鼎成功突破,楚家又添了一位化珠高手,其他三位家主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都纷纷上前恭贺。

    楚离月也当场宣布,将在一个月之后举办庆祝典礼,邀请三位家主到时前来观礼。

    三位家主都带着微笑答应了到时一定会来。

    再抬头时,桓家那位化珠高手已经不见了踪影。

    三位家主告辞之后,楚离月和楚右鼎一起降落在下方的院子里。

    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楚右鼎再次楚离月道谢。

    他当时虽然全神贯注进行突破,塑造洞天,可是对于外界的变化也并非一无所知。

    那支携带着风雷之势电光之威突袭而来的飞剑,如果不是楚离月为他拦下,可能就会真得让他心神慌乱功亏一篑。

    现在,楚右鼎站在楚离月身边,虽然同样是化珠修为,他却仍然对于楚离月的修为无法感知。这种情况只说明一种可能,那就是楚离月的修为还是比他高太多。

    楚右鼎心中更增加了几分敬畏。

    这样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却一步步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而且眼看还可能步伐越来越大,随时可能冲天而起。

    不管之前他对楚离月是什么样的一种想法,从今之后他只准备将楚离月当成楚家真正的家主,一心一意追随到底。

    在这片大陆上,还有谁能比楚离月更加天才惊艳?还有谁能让他继续在修炼之途上走得更远呢?

    想到这里,楚右鼎脸上的神色更加恭谨了。

    楚离月摆了摆手说道:“右老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既然做了家主,享受族人尊敬和服从的同时,就必须承担起庇护家族和族人的义务。

    她微一停顿,将自己在神识之中看到的偷袭者的情况,对楚右鼎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

    偷袭者共有三人,全部都是男性。一个中年,两个少年。中年男人修为大概是成珠八阶左右,两个少年应该是他的随从。

    这世间的成珠八阶修者并不多,楚离月已经记住了他的容貌和气息,接下来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前去打探,自然也能够找到背后的主使者。

    “右老,我相信你也明白,我们楚家如今正处在风头浪尖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虎视眈眈,想要采取某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从我们身上挖下一块肉来。今天你能够成功突破,真是我楚家的一大幸事,以后,还烦劳你继续多多操劳。”

    楚离月的态度十分明显。

    她并不准备把楚家所有的大权都揽在自己手里,只要这些族老没有太大的私心,她还是愿意把那些权力继续放在他们手上。

    楚离月想要的是一个强盛的楚家,一个能够一心一意地站在她的背后,与她同生共死的楚家。

    楚右鼎的神色略微有些变化。

    他以为对于年轻人来说,总是格外在意自己所掌握的东西,总是非常讨厌被人掣肘的感觉,所以在刚才突破化珠的时候,他反而已经做出了急流勇退的准备。

    既然想要得到更多家主给予的好处,就不能再和她争夺楚家的权力。

    没想到,楚离月一开口,竟然是要他像以前一样,继续管理楚家的事务,根本就没有想要把权力收回手中的意思。

    这样的胸襟和气度,即使是楚右鼎这种阅历丰富的人,也不仅有些惊讶和赞赏。

    他深深地看了楚离月一眼,笑着说道:“既然家主不嫌弃,老夫也就不再推脱了。只要家主用得着老夫这把老骨头,老夫随时准备赴汤蹈火。”

    楚离月笑了起来:“右老如今青春焕发,容颜俊美,走到街上绝对会让无数少女倾心。现在一开口说‘老夫’、‘老骨头’,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太习惯呀!”

    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接下来,楚离月和楚右鼎在修炼方面进行了一些探讨,虽然不能将自己构建领域的经验和他分享,但是也提出了很多非常实用的经验技巧。

    楚右鼎需要时间去消化刚才突破时对于天地大道的领悟,也需要时间去思考和构建自己的领域和洞天,楚离月和他说了一会儿,就举步离开了。

    走在夏日炽热的阳光下,楚离月不由有些感慨。

    一晃眼时光如水流逝,从镇守山回来到现在,已经是半年多了。

    当时是飞雪漫天的冬季,如今却又到了浓荫遍地的夏日。

    孟千凝坐在自己的小院中,无数密密麻麻的藤萝为她搭起了一个漂亮的卷棚,她坐在卷棚下方,手中把玩着一片绿色的叶子,眉目沉静,神情淡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在镇国公府中一住就是半年多,楚离月始终对她不冷不热,就像是对待一个最普通的客人。

    而孟千凝也像一个官宦之家教养很好的淑女一样,对周围的一切完全淡然处之。

    她既不要求华美的衣服,也不在意精美的饮食,对外界好像也没什么兴趣,每天就呆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看着四方的天空,好像这样就已经十分满足。

    她不做针线,也不摆弄花草,每天也不太修炼。既不找人聊天玩耍,也不找清辉,更不会去找楚离月。

    跟着孟千凝身边的人无数次作出同样的汇报,她就好像是一个最严谨的机器一样,每天定时作息,从来没有任何改变。

    楚离月实在猜不透她想干什么。

    她偶尔也会到孟千凝的院子里,去跟孟千凝说几句话,问问孟千凝日常所需有没有什么匮乏,下人仆妇有没有什么怠慢,然后就会离开。

    在背地里,楚离月也曾问过清辉:“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孟千凝当初是化珠巅峰的修为,为什么如今经过了一千多年,她的修为不但没有提高,反而落到了成珠水准了?”

    清辉对此并不太关注。

    他淡淡说道:“她的资质本来就只是平平,如果不是师尊怜惜她幼年被抛弃,把她当成女儿一样养大,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天玄宗的内门,连化珠修为都不可能达到。即使如此,她也不喜欢修炼。”

    “当初她说要去闭关修炼,我还以为她改了性子,现在看来根本没有什么用,反而不知道因为什么修为大降。”

    清辉的眼睛中闪着冷漠的光芒,对于这个当年被自己当成亲妹妹一样疼爱的小师妹,显然已经没有了一点关心和在意。

    “反正以她的资质和脑子来说,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千多年的时光,到现在还活着,我觉得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修为下降,实在是不算什么。”

    楚离月只能无奈摇头,让人继续监视孟千凝的举动。

    孟千凝依然每天坐在她的绿色卷棚之下,有时看书,有时玩弄着手中的树叶,有时发呆……

    每次这个时候,所有的丫鬟都不允许靠近,她就这样静静坐着,一天天消磨着时光。

    随着霸刀帝君和云海洞天碎片的玄气被彻底吸收,楚离月的修为进一步提高。

    夏夜,楚离月和清辉并肩走在镇国公府的花园中,楚离月手腕上的噬阴藤肿子突然开始发热,这说明周围很可能有暗族或者某种阴魂的存在。

    随着楚离月神识的展开,一个人影从路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

    “楚家主请不要动手。我家天帝大人派我来问一问,楚家主答应送给他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送到?”来人举起双手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原来是华歌远的人,是个暗族。

    当初楚离月确实答应了要把海音帝君的手写小册子和其中的那枚书签,还给华歌远。只是因为她用天火祛除了神魂之中的暗族标记,所以没有办法主动联络华歌远。

    而在她祛除暗族标记的时候,华歌远还想要偷袭他,幸亏被清辉将他打走。

    这样的时候,楚离月当然没有主动把东西给他送上的兴趣。

    不过,过了半年多,怎么华歌远现在又想起来这件事了呢?

    随着来人向前走了几步,楚离月的脸色有了轻微的变化。

    来人眉眼慵懒,神情惫赖,额前垂着一缕红色刘海,手指中间夹着一根红色藤条,正在不断旋转——居然是当初被嗜血藤吞噬的晏长庚。

    楚离月原也想过,晏长庚在暗族领地中不知道情况如何,没想到现在晏长庚居然能够以天帝使者的身份来到她的面前,可见晏长庚在这段时间里混得还不错。

    看见晏长庚,楚离月就想起了他的弟弟晏星。

    晏星当初说要追随楚离月,但是自从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楚离月也曾派人前去打探,却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晏星竟然就此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