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火凤身上的神圣气息和大日紫曜真火的炽烈气息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充斥了整个空间,在周围游荡徘徊的白色雾气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如同落潮一样向后疾退而去。

    霸刀帝君的身躯也仿佛变得有些透明起来,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虽然修为高深,但是他毕竟是阴魂之体,在最初的时候,他就刻意压制自己身上的气息,不去接触天火,就是害怕天火这种至阳存在对自己造成伤害。

    没想到,他刚刚放出气息,想要一举灭杀楚离月和她的这个元魂,楚离月就再度凝成了一头火凤!

    凤鸟是天地开辟之初就存在的神鸟,身上的神圣气息对他更是具有克制作用。

    虽然楚离月修为不高,这火凤身上也不过是和大日紫曜真火一样仅仅具有一丝气息,但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已经是十分危险了。

    霸刀帝君全身气息暴涨,电光几乎要将上方高高的穹顶照得通明。

    庞玉卿已经确定了立场。

    看着对方和楚离月之间的生死相搏,如果楚离月落败死亡,自己这些人都会被对方无情灭杀;只有楚离月胜利,他们才能继续活下去。

    趁着霸刀帝君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头在空中清鸣着扑过去的火凤和那只紫色火球身上的时候,庞玉卿命令所有士兵集中精神,将神魂联系在一起,随时准备在时机到来之时发动攻击。

    火凤震动翎羽,口中喷出一团团火焰,像是一朵朵美丽的金红色大花,围绕着霸刀帝君形成了一片火海。

    而在火海之中,拳头大小的紫色火球载沉载浮,一边吸收着火焰,一边向着霸刀帝君旋转而去。

    霸刀帝君面色狰狞,手中巨大的刀片高高举起,电光如龙从穹顶极速劈下,而刀光终于也全力发出!

    只是一刀。

    巨大的刀影携带着电光,化作掀天狂流,向着火凤和火球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狂流无孔不入,不停旋转,其中化出无数刀影,每道刀影都席卷起强烈的玄力,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条长江大河一样的涛涛巨流,在奔腾之中夹杂着蕴含了无穷力量的漩涡。

    所有的刀影都是充满玄力的,随时可以随着霸刀帝君的心意在虚实之间转换。

    只要能够推动这颗紫色火球,将它推入漩涡之中,无数刀影都可能变成真实的刀气,无穷无尽的玄力将会随着刀影将这颗给霸刀帝君带来极度危险感觉的火球切成粉碎!

    紫焱的小脸上满是用力过度的扭曲表情,他紫色的眼圈里闪烁着决然的光芒,身上的衣袍在空中剧烈飞舞,背后的那轮大日光芒越来越是黯淡。

    被刀影洪流包围的紫色火球中心部位变成了一片漆黑,似乎蕴含着无尽的黑暗。楚离月的火苗被它吸收入内,然而火球中心却仍旧是一片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暗,看不到一丝火光。

    涛涛洪流终于冲过来,直接撞击到那颗紫色火球上,发出了尖锐的嚣叫之声。

    同样是不停旋转的漩涡,刀影洪流并没有能够推动不断坍塌旋转的紫色火球,反而仿佛百川归海一样,保持着浩浩汤汤的气势投入了紫色火球之中。

    紫焱发出了一声大喝,双手似乎都在颤抖,背后的大日上已经开始出现一个个小小的黑色斑点。但是他却不肯放弃,而这个时侯也已经无法放弃,只有死战到底这一条路。

    就在霸刀帝君对付紫焱的时候,楚离月面色发白,猛然催动玄力,半空中的火凤再次清鸣一声,似乎震彻九霄,让霸刀帝君不由全身一抖。

    抓住这个机会,楚离月飞身而起,从半空中向着霸刀帝君扑了过去。

    她背后的火焰羽翼猛然张开向后,两只翅膀几乎碰到了一起,像是一头在空中盘旋已久的猎鹰终于向着自己的猎物扑了下来。

    楚离月手中的短刀焚天随着她的下扑之势用力向下方猛然一劈!

    璀璨艳丽的红色刀光像是夜空中突然出现的烟火,美丽之极,却又带着因为生命短暂而特有的悲凄壮烈。

    这种一往无前、决不后退的惨烈气势,让所有人都不由深受震撼。

    刀光似乎凌厉直接,但是却蕴藏着无数精微细致的变化,不管霸刀帝君如何应对,这一刀必然要降临在他的身上。

    霸刀帝君前方有紫曜坍塌带来的强大吸力,上方有炽烈火凤不停喷出的大日紫曜真火,现在又加上楚离月势如拼命的惊艳一刀。

    庞玉卿眼睛一亮,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这个时侯的敌人进退两难,而楚离月这两人一鸟也绝对不会让他退走。

    庞玉卿伸手一指:“射!”

    还活着的数百名庞家士兵早已通过阵法将他们的神魂融为一体,虽然每个人的修为都不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集体凝出的神魂强度却足以和一个成珠八阶的修者媲美!

    听到庞玉卿的命令,所有庞家士兵都凝神抱一,对着霸刀帝君射出了一箭。

    一箭。

    所有的刺珠弓弩射出的箭支居然凝成了一根巨大的箭矢,带着风雷之声射向了处境尴尬的霸刀帝君。

    这根箭矢明明比楚离月的焚天出手更晚,但是速度却比焚天更快,首先射中了霸刀帝君面前的电光护罩,发出了一声闷响。

    就在庞玉卿面上露出欣喜之色的时候,霸刀帝君连看都没看那只箭矢一样,只是身后的一条电光游走过来,就把那只箭矢狠狠抽了下去。

    可是当楚离月的刀光终于如同烟火坠落的时候,霸刀帝君的脸色却凝重了许多。

    头顶上的火凤扇动翅膀,巨大的尾翎散开,落下的火焰绽放出朵朵金莲,与楚离月的刀光互相呼应。

    霸刀帝君巨大的刀光闪过,终于和这些火焰重重地碰在了一起。

    焚天也再次击在电光巨刀上,发出了一片炸裂般的响声。

    上一次焚天和电光巨刀相遇,因为电光的防御,并未对电光巨刀造成太大伤害。

    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焚天的火焰一落到电光巨刀上,那些电光就黯然熄灭,巨刀的刀刃也开始扭曲变形。

    霸刀帝君长叹一声,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

    楚离月见到攻击有效,不由精神大振,刀光四处游走,在霸刀帝君周围勾勒出一朵花瓣重叠的巨大红色火焰花朵,每一刀都凌厉之极。

    然而,当她的刀锋再次斩落在电光巨刀之上的时候,明明感觉到了电光巨刀微微颤动的雪白刀锋,可是在一瞬间,那种切实的感觉却突然变化,像是坚冰突然融化成了春水,像是冬日忽然吹起了春风,那些冷硬尖锐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化成了水、变成了风,从她的身边悄悄溜走了。

    霸刀帝君的脸色漠然如同冰冻千年的雪原,可他手中的大刀却突然“柔软”了起来,从楚离月和紫焱的重重攻击中轻松退出。

    “我屠方铁自认此生无愧天地,为何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霸刀帝君突然大吼一声,“既然你们不肯给本帝君让路,就休怪本帝君心狠了!”

    霸刀帝君疯狂地仰天大叫,身上的气息继续攀升,楚离月怀疑他都要恢复到鼎盛状态了。

    可是看他的举动,这样的恢复实力显然是有着深重后患的。

    可是楚离月如今已经是精疲力尽,体内的玄力几乎已经使用一空;而紫焱也不好到哪里去,他自己修炼的玄力以及玄窍中刚刚新加入的洞天碎片的玄力都被他消耗了大半,才能勉强维持紫曜坍塌这一招的运转。

    至于庞玉卿和他的士兵,楚离月根本就没想着他们能够做什么,把他们放出来只是为了让他们站在清辉面前充当人肉盾牌而已。

    终于,楚离月的玄力已经无法继续保持火凤的存在,只能看着火凤发出最后一声清鸣,把霸刀帝君的嘴角震出一条血丝,然后慢慢地消失在了半空中。

    楚离月能够感觉到紫焱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于是不顾他的反对,强行把他收回了玄窍洞天之中,让他好生休养。

    于是那颗紫色火球也随着紫焱的消失而消失了。

    转瞬间,平台上就只有楚离月站在庞玉卿一行和清辉面前了。

    霸刀帝君身躯伟岸,手中大刀巨大犹如门板,在他面前,原本身材高挑的楚离月显得格外小巧玲珑。

    这个时侯,霸道帝君固然是面色发白、唇角流血,可是楚离月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面白如纸,双腿微微颤抖,这都是玄力使用过度的表现。

    但是即使如此,她仍然挺直腰背,站在霸刀帝君的对面。

    霸刀帝君身上的气息浩如渊海,再也无法感知其实力深浅。

    他脸上的冷漠更加浓厚,眼睛中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紧紧地盯着托着头骨的清辉,露出了势在必得的光芒。

    “小丫头,受死吧。”霸刀帝君再次举起了电光巨刀,只是这一次,他身上的气息分外恐怖,而这一刀也更加让人心惊肉跳。

    楚离月咬着牙,握紧了手中的焚天,无论如何,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现在的清辉!

    “屠方铁,一千多年不见,你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被我的女人打成这个样子。”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随即,楚离月就被揽入了熟悉的怀抱里。

    看着怀中女人毫无血色的面孔,感觉到她腰身的无力,清辉不由搂紧了楚离月,把她紧紧护在自己臂间,漆黑的眸子中闪过凛凛杀机。

    “欺瞒天道,苟活千载,为的就是做一条守墓犬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