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因为楚离月的抚慰,清辉心中的阴暗情绪慢慢消融,他抬起眼睛,深邃的目光透过重重黑雾落在了华歌远的身上:“大师兄,你现在真是长进了,居然还会用这种手段来操纵我的情绪,难道也想让我和你一样堕入暗族之中吗?”

    清辉的声音带着几分讥嘲,却没有华歌远预料中的暴怒和戾气,相反却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这是华歌远最厌恶清辉的地方。

    似乎他总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那些对于华歌远来说需要付出极大努力还不一定能够得到的东西,清辉总是反手就能握在手里。

    清辉的话让他心中的黑暗火苗更加猛烈地燃烧起来。

    “可惜啊,即使是被你们害成那个样子,我心中充满黑暗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暗族敢来接近我呢。”他们虚灵族天生对于各种气息十分敏感,暗族想要在他身边弄些手段,基本上是来送死。

    华歌远全身冒着黑色的火焰,周围的黑色雾气也仿佛大海一样掀起了波澜,他的声音在四周回荡:“交出孟千凝,今日我就不和你们两个计较。”

    清辉垂下眼皮,淡淡说道:“我曾经承诺过师尊的话,就不会忘记。”他用冰冷的目光看了孟千凝一眼,补充道,“至少我不能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华歌远大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她不在你眼前死,你就不会管了吗?”

    清辉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刚才听到孟千凝因为她的自私冲动,取走了阿含树精华,导致海音帝君的坟墓被毁,海音帝君尸骨无存,清辉对于孟千凝的厌恶就达到了一个极致的程度。

    当初他即使身负重伤意识不清,都还记得去搜寻海音帝君和霸刀帝君的遗骸,将他们带回天玄山,让他们这两位人族英雄能够安眠,谁知道最后却是这样的结局!

    作为一个人族成员,孟千凝对不起海音帝君;作为海音帝君最疼爱的小徒儿,她的行为更是不啻于欺师灭祖、背叛师门!

    如果不是顾及到当初他答应海音帝君的诺言,不用华歌远动手,清辉自己都要把孟千凝杀掉为师尊报仇。

    就连当初孟千凝两次出卖他,他都没有对孟千凝有这么大的恨意。

    可偏偏,他还要保护这样的孟千凝!清辉的心中充满了被压抑的暴戾,只能握紧双拳,手臂上和额头上都暴起了青筋。

    华歌远身后的黑莲不停翕张,无数黑气将暗影空间包围,像是一片没有光线的深海,一波波的巨浪向着暗影空间拍击而来。

    从海音帝君的海潮清音功法衍生而来的混沌怒潮,伴随着华歌远滔天的怒火,几乎要将暗影空间淹没。

    楚离月顿时有些头晕目眩,感到四周的世界在不停旋转震动,整个人的感知似乎都出现了混乱。

    清辉冷哼一声,举起一只手臂向着头顶一托,无数星光立刻在暗影空间上空绽放开来。星光洒在楚离月身上,楚离月立刻感觉清醒了许多。

    身为化珠修者的楚离月都禁不住那些黑气对于感知的蒙蔽和震动,孟千凝这样的成珠修者就更不用说了。

    暗影领域的角落里,孟千凝已经坐在地上,双手按在身体两侧,面色如同白纸。她似乎也知道,只要不会致死,清辉根本不会对她伸出援手,所以硬是撑着将手中的那片绿叶托了起来,输入玄力让它放出了一层绿莹莹的光芒。

    被这层看起来极为稀薄的绿光一照,孟千凝明显好了许多,她半闭着眼睛把这片树叶握在手心,整个绿光蒙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了一个人形的曲线,就像是风雨如晦之时的一棵细瘦树苗,虽然在狂风暴雨中不停摇曳,却始终坚韧无比,不肯低头。

    华歌远看着那团绿光,眼珠子几乎都要红了。他大声吼道:“孟千凝,你怎么这么厚脸皮?你居然还有脸用莲实给你的东西!”

    这就是整个阿含树数百年来孕育出来的最精华的一片叶子,数百年来也唯有一片!当初海音帝君怜惜孟千凝身体不好,将这片叶子给了她,让她炼化成了护身之宝,如今她居然还有脸拿出来用!

    沉默了许久的孟千凝突然开口了:“是,如果没有它,刚才我就已经死在了那些红色藤条之下了。如果不是我一直十分小心,而且有这片阿含树叶护身的话,这个时候我就已经和你刚才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一样,变成了一具徒有皮囊的傀儡了吧?”

    楚离月恍然大悟,难怪孟千凝突然从自己的住处走出来了,原来是生命受到了威胁,不得不来找清辉保护自己来了。

    孟千凝的声音和当初楚离月印象中的那个声音还是有几分相似,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无比冷漠,仿佛她所说的一切跟她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一个成珠修者被嗜血藤围攻,而且是华歌远亲自出马指挥的嗜血藤,其中会有多么惊险可想而知。可是这样的事情在她嘴里,几乎平淡如水。

    华歌远冷笑道:“不错,是我派了嗜血藤去想要抓住你,又怎么样?难道不应该吗?我只恨那些蠢物居然能让你逃出来!”

    他手指一点,无数条黑色雾气就扭曲变成了一条条粗大的藤条,在他的背后翻腾鼓动,看起来简直像是群魔乱舞,让人心中不由生出厌恶恐惧的情绪。

    “我要将你吸干血肉,提出神魂然后永远束缚在你已经死去的肉身里!我要将你制成傀儡,跪在莲实的坟前,让你永生永世向她忏悔!这才是你该得的下场!”

    华歌远像是在宣判一样,每个字都充满了对于孟千凝的痛恨。

    孟千凝慢慢站了起来。

    因为处在阴影之中,青丝又遮住了她的面颊,楚离月和清辉都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她冷漠至极的声音:“既然你这样觉得,那你就继续吧!”

    华歌远被她的态度气得全身往外冒黑气。

    楚离月佩服地看了孟千凝一眼,为她到了这个时候仍旧能够这么冷漠而感到了不起。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有什么底牌,还是真的完全不知道害怕,或者已经不在意死亡?

    但是楚离月立刻划掉了最后一选项。如果不在意死亡的话,孟千凝就不会用清辉的誓言来逼着清辉保护她了。

    华歌远的声音在四周盘旋,一声声似乎要钻入孟千凝的心中:“看你的样子,到现在还觉得你没有犯错是吗?可是你自己想想,你对得起谁?之前对不起夜清辉,之后又差点害得我……我们两个也就罢了,可是你是怎么狠得下心来这样对待莲实的?她生前把你当成最心爱的女儿一样疼爱!你是有多么狠毒自私,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让她死无全尸?”

    声音如杜鹃啼血,一声声凄厉之极。

    华歌远一想到那天他在海底看见的情景,心中的怒火就无法遏制,整个人都变成了紫黑色的火焰,身后的黑色莲花花瓣不停张开,一股股黑气从中喷出,向着暗影领域包围过来。

    清辉捂住了怀中楚离月的耳朵,口中发出一声高亢激越的吼叫,这声吼叫从暗影领域中向着外面传去,一钻入黑雾之中,就发出了砰然炸响!

    嘭嘭嘭!接连的爆炸声传来,华歌远怒喝道:“夜清辉,你真的要给这个欺师灭祖的败类撑腰?”

    清辉听着他气急败坏的声音,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欺师灭祖的人,难道仅仅是她一个?”华歌远如今一句一个“莲实”,俨然已经把海音帝君当成了他的同辈,甚至他的女人。可事实上,海音帝君是他的师尊!

    “而且,你用这种暗族蛊惑人心的伎俩对付她我不管,但是不要涉及到我的女人。”清辉害怕楚离月修为不够,被暗族的这种音波攻击损害了神魂。

    华歌远冷笑起来:“好一个专情的夜清辉,我还真不知道你也有怜香惜玉的一天!”

    虽然怒气勃发,但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和清辉撕破脸皮,明显地清辉也有所忌惮,所以和他有同样的打算,华歌远压下心头的怒火,将目标再次转移到了孟千凝身上。

    “孟千凝,难怪你腆着脸也要跟着人家来到楚家领地居住,原来就是为了逼着清辉保护你的安全啊。你知道这位姑娘是夜清辉的什么人吗?”华歌远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声,“人家是夜清辉的心上人、未婚妻,你看看,夜清辉有多么心疼怜惜楚离月?”

    “你背叛了像哥哥一样照顾你的夜清辉,害得他被人分尸镇压一千多年,居然还有脸在人家家里连吃带住,我真的是很佩服你的脸皮啊。”

    华歌远知道孟千凝宁肯舍弃海音帝君的坟墓,都要带着阿含树精华进入清辉的陵墓之中,显然是对清辉余情未了,所以他故意用清辉和楚离月的感情来刺激孟千凝,想要找到一个能够突然下手攻击她的机会。

    其实清辉心里真的很想把孟千凝扔出去,让华歌远将她挫骨扬灰。可是,他还是不得不咬着牙指挥着无数黑影和周围的黑气搏斗起来。

    孟千凝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好像这场争斗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楚离月也很想一脚把她踹出去,但是最终也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握紧了清辉的手,将自己的神魂毫不保留地向着清辉开放。

    她用神魂召唤紫焱,指挥着无数金红色的大日紫曜真火从楚离月的神魂流到了清辉的神魂里。

章节目录